直接杀奔城门,冲上城楼击杀守城的东羌人

发布时间:2018-05-29 17:44:06   编辑:华夏彩票_华夏彩票网_华夏彩票登录浏览人次:73

 是夜,北风呼啸,凛冽的朔风犹如一把一把的刀片一般挂过脸颊,而在临泾城之中,今夜可是灯火通明,不为别的,正是越吉成功拿下迷当,而下一步就要北上收复失地,众人当然要庆贺一番。
 
    “哈哈!来来来!大家喝啊!”越吉举着酒碗对众人道,本来就没有多少酒,这些酒都是越吉搜刮了整个临泾城才弄到手的,并且还是对了不少的水,不然根本就不够喝的。
 
    还能在下面跟越吉喝酒的,当然都是越吉的亲信了,如今众人都以为匈奴人已经被打败,而下一步就是东羌人马势如破竹,北上再乘草原霸主的时候,表面上命运的天平已经向越吉倾斜,众人当然都是要上赶着巴结越吉了。
 
    “报…………”一声很是不和谐的声音响起,越吉本来也要豪饮的嘴巴缓缓闭上,静静的看着冲进来的士兵,外面很冷,但是这士兵的脑门上已经布满了汗珠。
 
    越吉悠闲道:“怎么回事!讲!”
 
    士兵立即道:“迷胡数千大军忽然在城外十里停下,停止不前了!”
 
    “哦?”越吉眼睛一瞪,疑惑道:“可是他知道他大哥的消息了?”
 
    士兵摇摇头,道:“这个还不知道,只看到迷胡停止不前!”
 
    越吉扫视众人,立即有人出列道:“大元帅,那迷胡也就只有几千兵马,成不了气候,根本就不用怕,我这就带兵给迷胡擒来献给大元帅!”这人估计也是喝多了,迷胡乃是东羌人第一勇士谁人不知,竟然还说要将迷胡擒来。
 
    越吉身边的那个狗头军师又走了出来,那狗头军师给越吉献了擒拿迷当的计策,现在已经越来越守越吉的重用,立即对越吉道:“大元帅!那迷胡很有可能已经察觉到了不对,但是还没有确定迷当的消息,所以才没有立即攻打过来,以迷胡那火爆的脾气,若是知道了迷当已经被大元帅擒下,定然会立即攻打临泾的!”
 
    越吉听了狗头军师的分析,缓缓的点点头,道:“那不知道,现在该怎么办?”
 
    狗头军师诡异的一笑,缓缓道:“不如趁着夜色,迷胡不备之时,大元帅,我们直接就…………”说着,将手一横,狠狠的摆出。
 
    越吉眉头微微一皱,当即点头,道:“好!葛谷丽!”
 
    “在!”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走了出来,脸色微红,但是脚步稳健,无有醉态,而刚才那个吹牛逼的已经吃了瘪,咂咂嘴,被人拉了回去。
 
    这个葛谷丽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勇士,越吉自认为不下于迷胡,越吉缓缓道:“葛谷丽,立即带领五千东羌勇士,杀入迷胡大营,直接杀了迷胡,收了他的军队!”
 
    葛谷丽沉闷的声音道:“是!”随即便大踏步的走了出去。
 
    看着屋内气氛很是沉闷,众人都在想着外面的情况,狗头军师出来几位,笑道:“大元帅放心,那迷胡虽然勇猛,但是断然想不到大元帅会派兵忽然杀出,在加上迷胡手里兵马不多,远道而来都已经疲惫,葛谷丽将军定然可以旗开得胜!这迷胡的人头,就算是为大元帅北伐之战祭旗!”
 
    “好!”越吉一听,听得心花怒放,一拍桌子叫了一声好,众人也是纷纷响应,屋内的气氛立即有转变了回来。
 
    欢庆的时刻是十分短暂的,正当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时,临泾城之中,发生了巨变。
 
    “报…………”一声咆哮般的哀嚎,一名士兵箭矢一般的飞奔了进来,直接喊道:“大元帅!敌军进城啦!”
 
    “嗯…………啊?”越吉都正是兴头上,都没有仔细听士兵的禀报,但是还没等士兵回答,越吉好似反应了过来,立即窜了起来,惊叫道:“啊!你说什么!敌军进城了!”
 
    “啊?怎么回事!”
 
    “怎么……敌军怎么会进城了!”
 
    屋内的众人立即陷入了慌乱,越吉立即喝道:“别乱!你!”说着,指着士兵,喝道:“你快说,怎么回事!”
 
    士兵连忙道:“大元帅,那敌军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报…………”这个士兵刚开口,又一声更加凄惨的咆哮声响起,一名士兵几乎是连滚带爬一般的冲了进来,一进门都没站稳就喊道:“大元帅!大元帅!”
 
    越吉吼道:“怎么回事!快说!快说!”
 
    那士兵连忙跪倒,焦急道:“大元帅!那匈奴大军疯狂的冲进城来,我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,被打的连连败退!”
 
    “妈的!”越吉怒吼一声,“砰…………哗啦!”一脚踢翻了眼前的案子,喝道:“快!跟我出去!我倒要看看!这人是怎么杀进来!”说着,越吉一把腰间的佩刀,大步的就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屋内之人可是一片的惊慌,看到越吉飞速的杀了出去,也是纷纷拔出刀来跟在了越吉的身后,而那个狗头军师到时有些脑子,觉得有些不妙,还在缓缓的后退。
 
    “你干什么呢!匈奴人杀过来了!赶快上!”狗头军师以后退,立即挡住了身后的上来的东羌将军,人家直接发出了抱怨之声。
 
    “哦!哦!”狗头军师连连点头,怒道:“这些个匈奴狗必须要好好收拾收拾!”话虽然是这么说,但是这狗头军师脚下可是不怎么动,一点一点的挪动着步子,走了半天也不到一米,身后的这帮东羌将军早就不耐烦了,直接越了过去,挥舞着大刀冲了出去,狗头军师看自己挪动了半天,成了最后一名,心里一乐,赶紧后退,逃得无影无踪…………
 
    而在临泾城之内,已经陷入一片大乱,只看迷胡左手提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头,右手拎着大刀,身后一种东羌人马,怒吼着“越吉!越吉!赶快给我哥哥放出来!妈的!”
 
    迷胡一看冲上来了一帮的越吉麾下的士兵,毫无畏惧,单手拿刀,上下翻飞,冲上来的东羌人一个一个倒下,迷胡看都不看,直接越过一层一层的尸体,一个劲的喊着“越吉!给我出来!越吉!越吉!老子要杀了你!”
 
    而在后面,马超带着自己麾下西凉军也冲进了临泾,看着迷胡直接带人横冲直撞,很是头疼,一拍马岱道:“快!告诉迷胡,那越吉就在城中!”
 
    “诺!”马岱答应一声,立即向迷胡冲去,而马超一挥手,喝道:“剩下人马,随我速速攻占城门,万万不能让城外大营的人马冲进城来!”
 
    “吼!”西凉军吼了一声,立即兵分四路,直接杀奔城门,冲上城楼击杀守城的东羌人,迅速占领城池,而今夜,李林在雍北三郡最城中的一击,也随着马超和迷胡冲进了临泾城而拉开了序幕。
 
    “越吉!越吉!”迷胡依旧大吼着。
 
    “迷胡将军!迷胡将军!”马岱终于冲了上来,喝道:“快!快往城中冲!越吉在那边!”
 
    迷胡一愣,回头看了一眼马岱,一点头,傻乎乎的道了一声“谢谢奥!”